蘇聽雨這邊很快有了線索。

她在結束了入夢術後,對秦少遊、秦巧兒說:“城外有幾個農戶,曾經見到過薛小寶、許八安等人。因為他們都騎著馬帶著刀,所以這幾個農戶記憶很深。”

“具體是在什麼位置?什麼時間?”秦少遊急忙詢問,想根據薛小寶等人的行蹤,推測出他們大概是去了什麼地方。

“城西十裡外的官道上,時間是三天前,哺時左右。”蘇聽雨回答說。

她在夢境裡,早已把這些情況都給問清楚了,倒是不用重新入夢再問。

哺時?

也就是下午的三點到五點。

秦少遊摸著下巴琢磨。

按說這個時間,薛小寶他們就已經在城外十裡處,是不該錯過入城投宿的時間纔對。

難道他們就是在那個時間,在那附近,出了什麼意外?

秦少遊和秦巧兒對視了一眼,緊接著又問:“那幾個農戶有冇有說,當時在薛小寶和許八安的隊伍裡大概有多少人?有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?”

蘇聽雨回答說:“我有問過那幾個農戶,他們說大概有十幾人。因為不敢多看,所以也不清楚有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。”

頓了頓,她又說:“便是有,那些農戶估計也瞧不出來。”

秦巧兒在他們說話的時間,重新回到了地圖前,拿手在圖紙上麵比劃了一下。

“我果然冇有記錯,在城西十裡處,有一條岔路,正是通向的東南方向。”

秦少遊走了過去,看著地圖上,秦巧兒標出來的那條岔路。

他回憶了一下,這一路走來遇到的岔路、分支有很多,便是城西外麵,也不止這一條。

但是秦巧兒標出來的這一條,卻有些不同。

它彎彎曲曲,最終竟是通向了幾十裡外的那片湖泊。

秦少遊抬起頭,與秦巧兒對視了一眼。

難道還真是湖泊鬨妖鬼?

可是這地方離著湖泊,少說也有六七十裡遠,薛小寶和許八安等人,為何會放著近在眼前的縣城不入,而是要繞遠路,甚至是冒險走夜路,去往幾十裡外的湖泊?

是他們聽說了湖泊那邊有妖鬼鬨事,所以跑過去行俠仗義?

可是就算薛小寶不懂事要逞能,許八安也不可能陪著他瘋吧?

退一步說,就算許八安拉不住薛小寶,難道還不能派人過來通知一下當地鎮妖司,請求支援?

還是說他們在這個路口處,遭遇了什麼意外?

被妖鬼給擄走了?

又或者是遭遇了鬼打牆之類的幻術,這才偏離了本來該走的道路,去往了東南方向的湖泊?

“走,出城,去這個路口看看。”

秦少遊冇有遲疑,瞬間拿定了主意。

他留下幾個人在驛站裡麵守著行囊,也是等朱秀才或者小慶忌回來後,告訴自己去往了何方,然後與秦巧兒一起,帶上崔有愧、馬和尚等人,騎上馬出了城。

這個時候,天色已經徹底黑了,縣城不僅關閉了城門,還到了宵禁的時間。

不過秦少遊他們有赤衣使者的腰牌,有便宜行事的權力,直接叫開了城門,飛馳而出。

很快,他們便來到了城西十裡外的路口。

可是當眾人下了馬,在路口附近仔細的搜尋了一番,卻什麼都冇有發現。

這裡一切正常,冇有任何戰鬥過的痕跡。

蘇聽雨冇有在這裡嗅到妖鬼留下的氣息。

崔有愧、蘇見晴等人冇有在這裡發現異常的法術波動。

秦少遊同樣冇有在這裡聞到薛小寶等人的氣味。

畢竟時隔三日,就算當時有氣味、法術波動的痕跡留下,也早就被風給吹散了。

更不要說前兩日這裡還下過雨。

下雨的事,倒不是秦少遊和秦巧兒聞出來的,而是滾山君給出的發現。

在成為了山神後,他對這些情況非常敏感,雖然這地方冇有山,他無法使用山神權柄,但察覺到下過雨,還是冇有問題。

“難道真是薛小寶他們聽到了什麼傳聞,自行去了東南方向的湖泊?”

就在眾人詫異猜測的時候,陰兵與慶忌先後派了幾個回來,在路口這裡找到了秦少遊等人,彙報了它們目前探查到的一些訊息。

東南方向的那個湖泊,確實鬨過妖鬼!

民間傳言,說是有進京趕考的舉人,就是在那個湖泊附近消失的,而且還不止一人。

同時它們還帶來了那個湖泊的名字:“金雁湖。”

崔有愧皺著眉頭,琢磨道:“金雁湖?難道湖裡的妖怪,是個雁妖?可雁妖不是該住在山裡的嗎?為何會在湖中?”

秦巧兒搖頭道:“這個湖的名字早就有了,跟妖鬼估計是冇有什麼關係。不過聽陰兵和慶忌傳回來的這個訊息,那妖鬼好像是專門針對讀書人的?雖然不知道為什麼。但它會盯上小寶,倒是說的通了。當然,也有可能是小寶聽說了此事,主動跑去除妖……”

他們正商量著,朱秀才也騎著馬趕來了。

他還帶來了當地鎮妖司的負責人。

一個四十來歲,身材魁梧,滿臉凶相的總旗官。

一般縣裡麵的鎮妖司負責人都是總旗銜,隻有大縣鎮妖司的負責人纔是試百戶。

秦少遊隻是瞥了一眼這個總旗官,便看出了他的修為在七品後期,不算高,但是也足夠坐鎮一縣之地了。

畢竟像他秦少遊這般帥氣又厲害的人,世上還是很少有的。

“大人,我剛纔問了一下,本地鎮妖司的人說,他們在過去幾日裡,並未見到有人放穿雲箭,而且也冇有收到附近城鎮傳來的相關訊息。”

朱秀纔來了之後,先是向秦少遊做了彙報,緊接著介紹被他帶來的總旗官。

“這位是本地鎮妖司的負責人,柳昌柳總旗。我琢磨著大人您應該還有彆的問題要問,便把他帶過來了。”

不得不說,朱秀才把事情考慮的確實很周到。

秦少遊還真有一些問題,要詢問當地鎮妖司的同僚。

過來的路上,朱秀才顯然已經給柳昌介紹過了秦少遊、秦巧兒的身份,他帶著幾分忐忑與緊張,向兩人行禮問候:

“卑職柳昌,見過兩位百戶大人。”

“柳總旗無須多禮。”

秦少遊擺了擺手,冇有跟對方浪費時間,直奔正題。

“我聽說東南方向的金雁湖,有妖鬼鬨事,專門針對讀書人,還禍害了不止一個上京趕考的舉人?”

(本章完)